人大经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16|回复: 0

东方现代农业的服务业解决之道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17 11:0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东方地域辽阔,环境多样,土地肥沃,气候四季分明,非常适合各类农作物的生长。农业经济发达,养育了众多的人口,从来都是千年文明古国最坚实的支撑。进入现代,农业技术飞速发展,农业产量成倍增加,短短的几十年时间,从亩产几十公斤到超过1000公斤,而人口增加不到两倍,可以讲,农业生产力水平,已经发展到了极致,可“贫困、三农”等等问题,依然成为年复一年的惯式。
为什么农业生产力巨大可农民富裕不起来。从历史原因讲,为保障城市有足够的资源来发展工业,有过“工农剪刀差”政策,人为压制农产品价格,过高集中农业积累,使农村长期处于低水平发展状态,农民收入微薄,生活水平低下,贫困呈现常态化、普遍化。改开以后,大面积的农村承包,让粮食产量连年上台阶,除了基础粮食价格维持在较低水平外,基本没有任何限制,任由农业的自由化发展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也仅仅解决了温饱问题,农村发展遥遥无期。以后随工业的快速增长,农村人口快速流失,土地被各种形式占用,但单位产量的提升,总产量并没有减少,总体的农业生产效率是大幅度提升,然而“三农”更加突出。城乡差距、乡乡差距、平原与高山差距、坡上与河谷差距等等,非常复杂,但归根结底是工业和农业的差距。有工业的农村,富足有余,无工业的乡村,贫困不断,只是谁也没有办法,让整个农村充满工业,也不可能让工业开遍每一个角落。
工业、农业出现的巨大反差,吸走的不仅是农村的资源,还有包括农村的生活方式。没有城市的公共基础设施,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夏,没有城市的高物价、快节奏等等,一切都欠缺,那都是问题。但农村该是一种什么方式呢?很长时间里,农村都在迷失自己,只好用城市的标准来比较,于是,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分别就出现了。而城市又在向往农村的生活,宁静安详,风光优美,没有喧嚣,没有压力,也没有污染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
农村人想到城市来,城里人想到农村去,围城现象不断发生,但农村人进不了城,城市人入不了村。
城市空间狭窄,离开服务,寸步难行。饮水、供电、交通、银行、医疗、教育等等,缺了那一项都不行。为了支付这些,城市人整天忙碌,挣不够这些钱,购买服务的能力受限,只有沦落为城市贫民,压力不大才怪。有个空闲时间,到农村转转,不一样的环境,不一样的生活方式,潇洒来之不易的钱,倍感亲切。真正要呆久点,问题也就来了,什么都不方便,长时间的孤独与寂寞,收入从何而来等等,都没法让城市人呆下去。
农村人看城市人,钱多、时间也很充裕,住的是高楼大夏,出行都有地铁公交车,很多都有汽车,一旦进城才发现,什么都要钱,靠那微薄的土地收入,根本承担不了,还缺乏那份自由的劳作与慢节奏的生活,入不起城。
新农村建设,乡村振兴战略,都是围绕农村有更好的基础设施,有更好的产业基础,有更好的发展机制等等展开。短期内快速改变了农村面貌,但主要收入还是农产品,旅游、工业等多以昙花一现结局。收入无法支撑服务,大量的设施就算能够建设起来,也没法持续下去。所以,大量的农业扶持,能够短期见效,时间一长,又恢复老样,直接导致了输血、献血、产业、精准等等不断重复。
农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了极致,还能够用什么去提升。看美国模式,广袤土地造就了机械化生产的前提,只需要对农业机械进行适度的补贴,机械化、大面积土地耕种,能够较好地解决农民收入的问题,农业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;再看日本,土地狭窄,产出并不是太好,但有较高的农产品价格支撑,加上强大的工业反乳,农民有可观的收入,生活依然可以与社会同步,也就不存在“三农”问题。
解决好农民收入问题,才是“三农”的核心,但没法学习美国模式,复杂的农业地理环境决定,没有那么多广袤土地以实现机械化;学习不了日本,没有强大的工业反乳,也无法实行高的农产品价格。两种方式都学习不了,必须要走自己的路,开拓创新,才会有一个系统的解决。
东方农业的特点在于土地的多样化、碎片化。既有广袤的平原、连绵的山区、波状起伏的丘陵和广大的高原,也有挥汗全年的雨林,四季分明的平原、草原和高原,那个季节都缺雨的沙漠、半荒漠。巨大的差异加上千年农耕文明的熏陶,土地承包的洗礼,造就了农村家庭为单位下的、碎片化的土地。生产力效率很高,精耕细作独步全球;经济效益很差,一个东方人是龙,几个东方人是虫,十多亿的东方人汇聚在一起,最高的时候就有七八亿处于贫困之中,可想而知到了何种程度。
经过土地承包、扶贫、新农村建设、乡村振兴战略、土地流转的努力,巨额的补贴,情况有所改观,但并没根本解决。至今为止,还没有一套能够适应南北纬度跨度大,地形如此复杂,气候多变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。借用资本的方式(土地流转),规模农业方式(美国),保护方式(日本),等等都没有作用,就连以色列农业也没法借鉴,毕竟范围小,技术能够解决环境问题,农业生产就不会有问题,问题是,放大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,再先进技术显得很渺小、巨额资金也微不足道。还得从经济学的本源去寻得答案,寻求出路,才会走出自己的一条创新之路来。
经济学的脉络是生产、流通、消费。精耕细作独步全球,生产力并不是问题;破碎化的土地生产力,产量小、品种多、差异大,注定没有话语权,决定了农业在流通领域处于劣势地位。任何一个小商贩,都可以利用信息的优势,将农民一年的辛劳抢劫,勤劳不顶用;消费不是问题。受够添加剂、催长素、批量化、无特色的轰炸,呼唤天然、环保、健康、绿色、生态的回归,为碎片化土地生产力准备了市场基础,主动适应,才能为农业现代化发展开辟广阔的未来。工业思维主导下的农产品,大规模进入消费领域,排挤了正常的农产品通道,直接导致供给的结构性失衡。大量、快速意味着改变了作物的生长周期,违背自然法则,通过食品安全表现出来。超市的兴起已经为碎片化生产力敲响警钟,农贸市场的固化称得上围追堵截,注定了农业生产力还要继续破碎下去。破解碎片化生产力与个性化消费对接的关键,还在于重构流通渠道,将农业的劣势转化为优势,走出一条东方现代农业的康庄大道来。
社会离不开农业、工业、服务业,但协调发展,机制是什么等等,一直困扰人们,相互没法支撑,才出现出差异。比如在农耕时代,工业弱小,仕农工商的等级制度,反映出农业的强势,也就不存在农业的问题;进入资本时代,强大的工业生产力很快超越农业,相比之下,农业才变得不断的衰弱,哪怕农业还是在不断发展,比较之下,农业还是没有任何优势,才成为社会、经济问题。此消彼长的态势表明,工业、农业没有协调发展,无论哪种占据优势,都让另外一方成为问题。“落后就要挨打”表明,农业强大要挨打,同样,工业再强大,农业解决不好,还是要挨饿,苏联就是最好的写照。只有解决好产业的协调发展问题,才能够解决好收益的均衡性问题,最终将农业的问题彻底解决掉。
工业能够解决农业的问题非常有限。农药、化肥、农业机械以及农产品加工等等,仅仅就是解决工具和辅助生产等问题。地理环境复杂,解决不了大面积的农业机械化,也不能够将大批量的农产品作为原材料,碎片化生产力也满足不了,更不允许那样做。相互之间不能够解决问题,联系又弱,很难协调发展。
传统的流通渠道是商业将有一定规模的农产品卖出去,自由贸易市场作为补充,将多品种、小批量的农产品卖出去,相互相成,构成一套体系。商业主渠道,没有一定的量,供应商组织的成本会很高,同时也限制了农产品的种类不能过多;有自由市场去弥补,但距离近,消费力弱,收入难以提升,客观抑制了农产品的多样化发展。随着城市发展,商业布局与规划都以大型商业、超市为主,客观上就排斥与取消了小批量、多品种的自由交易形式,迫于传统消费习惯保留的农贸市场,摊位也日益固化,形成对碎片化农业生产力的围追堵截。
再大的商场与超市,供应的品种都有限,没法让更多的农产品进入,瓶颈就限制了碎片化的生产力发展。信息滞后对农产品形成摧残,供应商都是根据商场、超市的销售来选择农产品,什么好卖?只有等销售结果出来才知道。如果不好卖,已经形成损失,只好重新选择,从而形成飘忽不定的采购。今天可能是东边的,明天可能就西边的,没法形成稳定的供需关系;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一定规模的供应基地,很快被摧毁,无异于打劫。农产品保质期短,没法像工业产品那样,这地方卖不出去,可以保存起来,换个地方卖,卖不出去就得死掉,风险极大。为转嫁这种风险,压低农产品价格成为常态,没有利润空间的农业还能好到哪儿去。农民、供应商、商场都是独立的盈利个体,都在为利润博弈,而农民总是处于最弱的一方,机制决定了,农业再怎么发展,都没法与工业、传统服务业协调起来。
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,人们把运用信息技术的服务业称为现代服务业,但非常的模糊,在实践中的作用很弱,对生产几乎没有推动作用。真正的现代服务业是服务进入生产领域,才会对生产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,一般称为生产性服务业,加上公共服务业、居民生活服务业,共同构成现代服务业的全部内容。服务进入农业领域的模式,就成为解决农业现代化最关键的一环。
传统的服务业组织形式是资本。开公司、办商店等等,都是资本化生产力的表现形式,离开资本办不了公司,开不了商店。随着现代服务业兴起,决定服务的关键是人,研发、设计、咨询、营销、体验等等,人在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,资产的作用日益减弱,轻资产越来越多。如果假定没有资产,单纯由人来组成生产力,资本形成生产力的办法全都失灵,城市很快就迷失发展的方向。大面积的土地要求,城市没法发展农业,环境要求苛刻,没法发展工业,剩下那点传统服务业,养活不了众多的城市人口。
如果将小批量、多品种的农产品直接卖到城市居民,既满足居民多样化、个性化、特殊化需求,解决城市生活性服务业问题,又解决城市发展生产性服务业问题。农业生产为城市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指明了“服务对象”,服务业聚集区理论为生产性服务业生产力形成提供实现途径,剩下的就是接受实践的检验。城市开辟了就业途径,城市活力自然体现;城市找到参与到产业中去的方式,城市发展的财富来源也就找到了。
一个农民,生产几个产品,满足一个或多个家庭需要,充分的个性化销售,已经能够满足农民对收入的最大化要求,脱贫、致富、奔小康的普遍性目标,实现起来非常容易;如果很多家庭都需要,那聚集区内的服务体系就可以安排很多农民来供给,定制化批量化的农业基础开始出现,效率和效益自然体现。不同的需求有不同的组合,将农业生产力发挥到极致,东方现代农业的时代随即开启,而传统农民办不到,传统商业也办不到,唯有现代服务体系才具有这样的能力。
服务业解决东方现代农业的核心是,用服务集成的方式,将碎片化的农业生产力整合起来,以适应现代社会的个性化、定制化的绿色健康发展趋势。看似碎片化的生产力,但适应能力极强,能够根据消费需求变化,及时调整,按需生产。既能够精准生产,又能够集成为规模,灵活多变,适应性极强,发展出全新的农业经济来。而机械化的农业生产根本办不到,机械化意味大面积土地、批量化种植,批量化决定品种的单一化,单一化限定在基础农产品,与个性化、特色化背道。需求变化趋势则来自于服务体系的另一端,生活性服务业,深入居民生活,将需求愿望,快速转变成引导生产的需求动力,推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。找到了适应“碎片化生产力”的市场需求方式,土地差异大的劣势就转化为土地优势,以支撑东方现代农业大发展。
组织现代服务业生产力模式由服务的四大特性发展而来,即固定场地上,一群人对另外一群人展开的劳动。具体的实践运用,比如街道、社区、乡镇,拿出几间房屋,让其他人去解决街道、社区人的食品供应与安全问题,解决农民的农产品销售问题。考核与评价也交由街道、社区和农民,能够解决问题继续,不能够解决问题换人,换不了几次,基础的服务业聚集区就建立起来。基础服务业聚集区如同大数据的探头,扎根在生产和市场最基础端,源源不断地将生产信息、消费信息传递出来,通过服务体系的整合,从生产到消费的全过程经济体系构筑起来。
固定场地上,不断有人进入和退出,持续不断地解决目标群体的问题,这就是服务机制。如果场地属于资本,没法盈利就会移作他用,依附之上的所有消失,资本的本性决定,完成不了新生产力形成的历史使命。服务业是高度依赖服务对象而存在的产业,生产越发展,服务越受益,目标高度一致,决定其本质就是产业协调发展。服务场地需要永久、固定的特性,深入下去,对公有、私有制的辨别,将更加有力。服务场地上出现的服务业聚集区,整体都是可控的,在社会诚信重铸、职业成长创新、假冒伪劣打击等等方面,将开辟出全新的思路。调节经济的手段更加灵活,发展什么就供给什么样的场地,限制什么就是减少或去除什么样的场地,非常便捷。服务业聚集区还很好地在政府与企业之间,筑起了防火墙,为彻底铲除腐败土壤,提供现实的路径。
服务业生产力形成模式是工业发展的必然结果。工业的内涵是技术,技术才能够将资源转化为社会所利用,但技术的投入非常巨大,资本制度才有筹集巨额资金的能力。只是资本制度发展到一定阶段,就会出现阶层固化,有钱人继续有钱,没钱人继续受穷。教育普及化以后,催生了大量的社会智慧,希望不再依靠资本,而是依靠自己能力改变命运,从而催生出没有资本的社会生产力。工业从重资产到轻资产,已经表明这样的趋势,特别是工业全面退出城市,城市拿什么养活自己?这是摆在各类大小城市,包括各乡镇,最为迫切的问题。城市是人聚集的地方,也是城市最大的资源;学会用纯粹人力资源组成生产力,城市才会有充足的就业,以保障城市经济的健康发展;服务只有进入生产领域,城市才能够占据价值微笑曲线的两端,为城市注入核心竞争力和开辟出源源不断的财源。而服务进入农业领域,就是破解东方现代农业之道,进入工业领域,就是工业创新发展的秘密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人大经济论坛 ( 京ICP备05066828号-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)

GMT+8, 2019-9-21 17:38 , Processed in 0.043360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